“中国仍具有很大潜力”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8-15 14:58

  目前,中国大陆在“新常态”下,很多中小钢厂被淘汰,拥有大型高炉的钢厂,对铁矿石质量的要求会越来越高。而在高端铁矿石市场中,淡水河谷“几乎是惟一一家生产商”。

  几乎每年此时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都能获得近距离接触全球最大的矿企巴西淡水河谷公司CEO费慕礼(MurilloFerreira)的机会,采访他对铁矿石市场、中国经济及未来走向等诸多方面的看法。近日,当淡水河谷再次邀请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时,由于费慕礼临时受到巴西总统米歇尔·特梅尔的“召见”,受访人换成了淡水河谷矿产品中国有限公司总裁久安(JoaoMendesFaria)。

  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,久安就淡水河谷目前的战略、当下铁矿石市场及中国经济谈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“通过过往的历史就可以发现,中国经济一般都会好于先前的计划。而且,我们相信,中国政府目前对经济采取的相关措施非常好。”久安说,“总之,我们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。”

  在遭遇大宗商品价格“大滑坡”的前几年,包括淡水河谷、力拓和必和必拓在内的全球铁矿石供应商,都将扩产放在了公司战略的重要位置。

  比如,淡水河谷的S11D项目。公开资料显示,该铁矿石项目位于卡拉加斯矿区南部,包括矿山、选矿厂及相关物流设施(CLNS11D)建设。CLNS11D物流项目涉及卡拉加斯铁路及马德里亚角港口终端建设,建成后每年将能够处理2.3亿吨铁矿石。

  S11D项目投资总额目前预计为142.55亿美元,其中矿山建设投资额预计为64.05亿美元,物流建设投资额预计为78.50亿美元。

  一个背景是,根据2015年的财报,淡水河谷巨亏了121.29亿美元。虽然最新财报显示,淡水河谷的业绩“正在不断好转”,且“好于预期”,但总体来看,与前几年持续盈利的情况相比,淡水河谷仍处于亏损中。

  对此,久安强调,淡水河谷“不光是扩产”,而是“生产出品质更高的铁矿石”,而力拓和必和必拓等在品质方面“是下降的”。同时,就铁矿石的投资成本看,“比较低”,更重要的是,铁矿石质量好“对客户也很重要”。

  久安还认为,就市场竞争看,随着中国市场对铁矿石的需求增速不及以往这么快,如果还要再扩大市场份额,成本低和品质好就成为一个“必要因素”。

  从本质上看,上述思路其实也是应对不断亏损的“现实之举”。因为,采访中,久安还说到了降低物流成本,以及出售资产等。

  去年,当淡水河谷出现“史上最大亏损”时,市场曾传出淡水河谷会出售铁矿石资产的消息。而铁矿石资产是淡水河谷前几年不断盈利的“核心资产”。当时,还一度传出宝钢或武钢投资淡水河谷部分铁矿石资产的消息,但被上述两家钢企予以否认。

  “目前,淡水河谷出售的资产包括煤炭、化肥、能源等。其中,一些出售项目已经宣布,比如非洲的项目。”久安介绍,截至目前,这些资产剥离的总额在“50亿美元到70亿美元之间”。

  对于是否有中国买家参与,久安却“打了个太极”。“目前还处于保密阶段,不便向外透露。”久安称,“但我们知道,中国公司潜力很大,财力雄厚。”

  实际上,即便中国企业进行了否认,外媒还是喜欢将淡水河谷的资产与中国企业联系在一起。今年8月,外媒曾援引两名消息人士的话透露,淡水河谷正在考虑向未披露名称的几家中国企业出售至多3%的未来铁矿石产量,以筹资最多100亿美元。根据交易条款,淡水河谷将从上述企业获得产业链融资。

  不过,随着目前铁矿石价格上涨到65美元/吨,有人猜测,淡水河谷出售资产的计划会“推迟”或“变得更谨慎”。

  目前,能肯定的一点是,淡水河谷将继续降低债务水平。按久安的说法,就是“降低至150亿到170亿美元”。据媒体报道,从第三季度财报看,淡水河谷目前的净负债为259.65亿美元。

  “目前,我们在中国大陆市场的份额还比较低,才15%。但在亚洲的其他国家和地区,比如,日本、韩国和中国台湾,相同条件下,我们的市场份额占到了25%。”久安强调,“目前,中国大陆在‘新常态’下,很多中小钢厂都关闭了,拥有大型高炉的钢厂,对铁矿石质量的要求会越来越高。”

  在久安看来,这就是“淡水河谷的机会”。以前,中国铁矿石需求“最鼎盛”时,所有铁矿石都炙手可热,因为供小于求。但随着市场变化,低品位的铁矿石市场会更加激烈,而在高端的铁矿石市场中,淡水河谷“几乎是惟一的一家生产商”。

  对中国市场的信心,还来自于未来的市场潜力。久安认为,虽然中国基础设施的投资不会像过去那样快速增长,但仍具有潜力。比如,从人均数字看,与美国相比,中国的人均高速公路拥有量、人均机场拥有量等还很低,“这就证明了中国仍具有很大的潜力”。

  “中国不光在制造业,服务业的增长也非常快。这就是我对中国充满信心的另一个原因。”久安说,“因为,不管是中国的制造业还是服务业,都在朝着非常良好的方向在发展。”

  目前,中国大陆在“新常态”下,很多中小钢厂被淘汰,拥有大型高炉的钢厂,对铁矿石质量的要求会越来越高。而在高端铁矿石市场中,淡水河谷“几乎是惟一一家生产商”。

  几乎每年此时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都能获得近距离接触全球最大的矿企巴西淡水河谷公司CEO费慕礼(MurilloFerreira)的机会,采访他对铁矿石市场、中国经济及未来走向等诸多方面的看法。近日,当淡水河谷再次邀请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时,由于费慕礼临时受到巴西总统米歇尔·特梅尔的“召见”,受访人换成了淡水河谷矿产品中国有限公司总裁久安(JoaoMendesFaria)。

  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,久安就淡水河谷目前的战略、当下铁矿石市场及中国经济谈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“通过过往的历史就可以发现,中国经济一般都会好于先前的计划。而且,我们相信,中国政府目前对经济采取的相关措施非常好。”久安说,“总之,我们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。”

  在遭遇大宗商品价格“大滑坡”的前几年,包括淡水河谷、力拓和必和必拓在内的全球铁矿石供应商,都将扩产放在了公司战略的重要位置。

  比如,淡水河谷的S11D项目。公开资料显示,该铁矿石项目位于卡拉加斯矿区南部,包括矿山、选矿厂及相关物流设施(CLNS11D)建设。CLNS11D物流项目涉及卡拉加斯铁路及马德里亚角港口终端建设,建成后每年将能够处理2.3亿吨铁矿石。

  S11D项目投资总额目前预计为142.55亿美元,其中矿山建设投资额预计为64.05亿美元,物流建设投资额预计为78.50亿美元。

  一个背景是,根据2015年的财报,淡水河谷巨亏了121.29亿美元。虽然最新财报显示,淡水河谷的业绩“正在不断好转”,且“好于预期”,但总体来看,与前几年持续盈利的情况相比,淡水河谷仍处于亏损中。

  对此,久安强调,淡水河谷“不光是扩产”,而是“生产出品质更高的铁矿石”,而力拓和必和必拓等在品质方面“是下降的”。同时,就铁矿石的投资成本看,“比较低”,更重要的是,铁矿石质量好“对客户也很重要”。

  久安还认为,就市场竞争看,随着中国市场对铁矿石的需求增速不及以往这么快,如果还要再扩大市场份额,成本低和品质好就成为一个“必要因素”。

  从本质上看,上述思路其实也是应对不断亏损的“现实之举”。因为,采访中,久安还说到了降低物流成本,以及出售资产等。

  去年,当淡水河谷出现“史上最大亏损”时,市场曾传出淡水河谷会出售铁矿石资产的消息。而铁矿石资产是淡水河谷前几年不断盈利的“核心资产”。当时,还一度传出宝钢或武钢投资淡水河谷部分铁矿石资产的消息,但被上述两家钢企予以否认。

  “目前,淡水河谷出售的资产包括煤炭、化肥、能源等。其中,一些出售项目已经宣布,比如非洲的项目。”久安介绍,截至目前,这些资产剥离的总额在“50亿美元到70亿美元之间”。

  对于是否有中国买家参与,久安却“打了个太极”。“目前还处于保密阶段,不便向外透露。”久安称,“但我们知道,中国公司潜力很大,财力雄厚。”

  实际上,即便中国企业进行了否认,外媒还是喜欢将淡水河谷的资产与中国企业联系在一起。今年8月,外媒曾援引两名消息人士的话透露,淡水河谷正在考虑向未披露名称的几家中国企业出售至多3%的未来铁矿石产量,以筹资最多100亿美元。根据交易条款,淡水河谷将从上述企业获得产业链融资。

  不过,随着目前铁矿石价格上涨到65美元/吨,有人猜测,淡水河谷出售资产的计划会“推迟”或“变得更谨慎”。

  目前,能肯定的一点是,淡水河谷将继续降低债务水平。按久安的说法,就是“降低至150亿到170亿美元”。据媒体报道,从第三季度财报看,淡水河谷目前的净负债为259.65亿美元。

  “目前,我们在中国大陆市场的份额还比较低,才15%。但在亚洲的其他国家和地区,比如,日本、韩国和中国台湾,相同条件下,我们的市场份额占到了25%。”久安强调,“目前,中国大陆在‘新常态’下,很多中小钢厂都关闭了,拥有大型高炉的钢厂,对铁矿石质量的要求会越来越高。”

  在久安看来,这就是“淡水河谷的机会”。以前,中国铁矿石需求“最鼎盛”时,所有铁矿石都炙手可热,因为供小于求。但随着市场变化,低品位的铁矿石市场会更加激烈,而在高端的铁矿石市场中,淡水河谷“几乎是惟一的一家生产商”。

  对中国市场的信心,还来自于未来的市场潜力。久安认为,虽然中国基础设施的投资不会像过去那样快速增长,但仍具有潜力。比如,从人均数字看,与美国相比,中国的人均高速公路拥有量、人均机场拥有量等还很低,“这就证明了中国仍具有很大的潜力”。

  “中国不光在制造业,服务业的增长也非常快。这就是我对中国充满信心的另一个原因。”久安说,“因为,不管是中国的制造业还是服务业,都在朝着非常良好的方向在发展。”